户籍人口城镇化率则会大幅提高8个百分点

2020-08-09 23:11

二是首次明确给出了社会融资余额增速13%的数量目标。以前只是给出了当年新增社会融资余额或定性要求。主要原因是,由于经济其他主要指标特别是gdp增速是同比指标,因而,给同比而非额度与其更加逻辑一致,避免造成“大放水”“强刺激”的误解。根据兴业研究的计算,2015年初的社会融资余额同比增速略高于15%,年末为略高于12%,今年1月为13.3%。2016年的目标定为13%,体现了稳健的导向。

政府工作报告提出“到2020年,常住人口城镇化率达到60%、户籍人口城镇化率达到45%”。而截至2015年,常住人口城镇化率已经为56%,而户籍人口城镇化率只有37%。由此来看,未来五年常住人口城镇化率将提高4个百分点,户籍人口城镇化率则会大幅提高8个百分点,后者是前者的两倍。

一方面,这意味着未来户籍制度改革会加快,破除阻碍人力资源城乡自由流动的藩篱;另外一个方面,居住证的含金量也会大幅度提高,城镇里的非户籍人口,可以通过居住证享受与城镇户籍人口同等的社会保障待遇。政府工作报告指出:“居住证具有很高的含金量,要加快覆盖未落户的城镇常住人口,使他们依法享有居住地义务教育、就业、医疗等基本公共服务。”居住证和户籍的并行,有利于兼顾城镇常住人口的不同流动性,保持劳动力市场的灵活性。

一是强调稳健的货币政策要“灵活适度”,相对于此前的“松紧适度”,是个新提法。主要原因是,单纯从对经济调控的角度,“新常态”下的货币政策松紧水平经过几年的实践,已经确定,无需继续讨论,但自去年以来,国内外金融市场却更多呈现瞬时多变的特点,需要“灵活”应对,确保市场总体平稳,阻断可能出现的负面溢出,消除系统性风险的隐患。